钟振振教授答疑信箱87

钟振振博士年生,南京人。现任南京师范大学教授,博士生导师。古文献整理研究所所长。兼任国家留学基金委“外国学者中华文化研究奖学金”指导教授,中国韵文学会会长,全球汉诗总会副会长,中华诗词学会顾问,中央电视台“诗词大会”总顾问、《小楼听雨》诗词平台顾问、国家图书馆文津讲坛特聘教授等。曾应邀在美国耶鲁、斯坦福等海外三十多所名校讲学。

钟振振教授答疑信箱(87)

宋·梅尧臣《得福州蔡君谟密学书并茶》诗

得福州蔡君谟密学书并茶

[宋]梅尧臣

薛老大字留山峰,百尺倒插非人踪。

其下长乐太守书,矫然变怪神渊龙。

薛老谁何果有意,千古乃与奇笔逢。

太守姓出东汉邕,名齐晋魏王与钟。

尺题寄我怜衰翁,刮青茗笼藤缠封。

纸中七十有一字,丹砂铁颗攒芙蓉。

光照陋室恐飞去,锁以漆箧缄重重。

茶开片銙碾叶白,亭午一啜驱昏慵。

颜生枕肱饮瓢水,韩子饭韲居辟雍。

虽穷且老不愧昔,远荷好事纾情悰。

网友无以为名问:请教钟先生,梅尧臣《得福州蔡君谟密学书并茶》一诗中“刮青茗笼藤缠封”与“丹砂铁颗攒芙蓉”应当如何理解?“韩子饭韲居辟雍”中的“韩子”指谁?还有诗歌开头“薛老大字留山峰”的薛老是否即是欧阳修第二任岳父薛奎?薛奎曾任蔡襄家乡莆田县县令。谢谢!

(接上期)

钟振振答:(二)“刮青茗笼藤缠封”,是蔡襄所赠之茶(团茶)的外包装。

“茗笼”,即茶笼。蔡襄《茶录》下篇《论茶器》曰:“茶笼,茶不入焙者,宜密封裹,以蒻笼盛之,置高处,不近湿气。”说的虽然只是茶的贮存,但也不妨用于包装馈赠。

“刮青”,是说这茶笼的材质与制作工艺:将青竹刮去外皮,剖为细竹丝或细竹篾,编织成笼。蔡襄《漳州白莲僧宗要见遗纸扇每扇各书一首》诗十首其六曰:“滉白新笺卷线棱,刮青纤竹缠红藤。”所谓“刮青纤竹”,也是说将细竹刮去青皮,做成扇骨。又,传统中药材有“刮青竹茹”,见晋·葛洪《肘后备急方》卷二《治时气病起诸劳复方》、宋·唐慎微《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》卷一三《木部中品总九十二种》;又称“刮青竹皮”,见唐·王焘《外台秘要方》卷二《伤寒阴阳易方八首》、卷二九《被打有瘀血方一十三首》,宋·杨士瀛《仁斋直指》卷一一《惊悸证治》;又有“淡竹刮青”,见宋·佚名《急救仙方》卷四《济阴品》。皆将竹刮去青皮,刨成丝状或片状,多煎煮为汤药以服用。虽作药、作扇、作笼各各不一,但用材都是竹,都须“刮青”,可以互参。

“藤缠封”,当是说将茶装入茗笼后,用藤皮或细藤条为绳索,缠绕以封束笼口。

古代农村经济生活的一大特征便是“自给自足”。茶出产于山区,而竹和藤,山区所在多有。以竹笼装茶,以藤索封笼,因地制宜,不假外求,自是顺理成章。且竹与藤皆轻而结实,运送起来较为省力、方便,不像用瓷器封装那样成本高,分量重,又容易破碎。

(三)“丹砂铁颗攒芙蓉”,是对蔡襄书法的赞美。

此句如果分解到每个字、每个词来讲解,还比较费口舌。今天发稿时间快到了,来不及细说。先抄一条资料,作为提示。有兴趣的网友可以读一读,发挥一下自己的想象力。

蔡襄《端明集》卷二八《群玉殿曲宴记》:“嘉祐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,上幸天章阁,召辅臣、近侍,出太宗《游艺集》、真宗文集以示之。又出瑞物。石之类五:一曰‘赵二十一帝’;二曰‘真君王万岁’;三曰‘天下太平’——石本如拳,皆隐起成字;四曰石佛像,石一面平,有黑理如浮屠像;五曰软石,状如界尺,可长五六寸,持其两端而曲之。木之类一(按,当作‘二’):不知何木,长一尺许,中分之,白质黑文,曰大连木。竹断两节,直剖之,双弦属其上下,命曰君臣合欢竹。龙凤卵二:龙卵可容三升,凤卵可一升,皆中空,以黄金饰之,为瓶状。金珠之类四:生金山一,重七斤十四两,嵌嵓峭突,有山状。丹砂一,重十二斤八两,色黑若铁,间有芙蓉头。七星珠一,径寸之四分,有北斗星文,旁出辅星,皆隆如粟粒。褭蹄金三,汉武帝诏所制,以应祥瑞者。凡一十三种。既已移幸宝文阁,亲书飞白四十余字,遍赐群臣。遂宴于群玉殿。是日名香珍囗,金缕彩花,皆自中出,宣谕‘以太平无事,卿等尽醉’。乃索鹿头酒,易以大杯。丞相韩公得金蕉叶,一饮空杯。上举盏以属曰:‘可更饮否?’又引一杯。上喜甚,左右顾,令尽饮,恩意隆厚。伏惟陛下临御天下四十一年,宴享之勤,未有如群玉曲宴之盛。群臣感激际会,咸进诗歌,称咏其事。明年正月八日,翰林、尚书吏部郎中、知制诰、权三司使臣蔡某谨记。”

(未完待续)

编后语:

欢迎楼友们继续在



转载请注明地址:http://www.hehuana.com/hhcf/11392.html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